二月读了六本书,相较于原来的月平均来说,近乎少了一半。一来是头条创作占用了不少时间,二来是细读了《沈从文讲文物》。

沈从文先生被大家所熟知,多是因为《边城》。沈从文先生除了中国著名作家的身份之外,还是历史文物研究者。他的学术著作有《从文赏玉》、《唐宋铜镜》、《龙凤艺术》、《战国漆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

《沈从文讲文物》收录了沈从文先生对于文物研究的文章。从衣着服饰到布染佩玉再到马具车乘,可谓是涉猎广泛,无论是对哪一类文物感兴趣的读者,在这本书中都会有所收获。

杜甫言:“文物多师古。”沈从文先生在述写每一类文物之时,溯源寻踪,自初现开始,及至历朝历代的演化一一呈现给文物爱好者,让大家有了更加立体深刻的了解。

我个人对文物知之甚少,除却在博物馆里看到的之外,多是完全不了解的。事实上,在博物馆看到的,也是只留下一些浅淡的印象,更多的都因为日常生活的不接触而遗忘。现在猛地想来,印象最深刻的当属司母戊大方鼎。还有一个,故宫珍宝馆里的凤冠——明代孝端皇后的凤冠,非常漂亮。

《龙凤艺术》一节提及龙凤图案的应用和发展,讲到元明清三个朝代中,龙始终代表一种神性,成为九五这尊的象征,不能随便亵渎。

曾看到一篇文章写明万历皇帝国和他的四十张龙床,文中提到万历皇帝的一张龙床的制作费用够江南地区出外人吃住十年以上。

龙不能随便使用,凤却在百姓生活中频繁出现,更是寓意祥瑞幸福。凤为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凤凰”中的雄鸟,“凤”和“凰”原指两种五彩鸟,凤是凤鸟,凰则是皇鸟。沈从文先生在文中提到,凤凰是一种想像中的灵禽。自古以来,龙凤形象近于权威象征,后因两个故事终使龙凤分道扬镳。龙依旧占有特别地位,而凤却拂去了神秘面纱,更多地出现在了百姓中间。

历来与凤相关的传说都寓意着美好。比如舜父梦见一只凤衔着一粒谷中来喂他,并说:“我是来给你做子孙的。”于是,舜母怀孕。又如,安史之乱平定之后,唐肃宗为纪念凤凰栖落雍城雪地留足印,将雍城改名凤翔,沿用至今。

当然,以上皆为传说,相较于沈从文先生为研究文物做出的大量研究与查实,实难并提。

《沈从文讲文物》是一本适合慢品细读的书,悠悠漫漫的岁月沉淀了古人无尽的智慧,留给我们无数日臻完善的好品良物。书中所列虽不能涵盖千万文物品类,却也精挑细选地为读者带来了详尽的文物介绍,是非常值得推荐的一本好书。

《皮囊》和《围城》

疫情期间,不能出门,各地各村封城封路的形势下我们做着各自不一样的事情。我们在农村还好,人口不密集,村封了路还可以在村内活动,活动范围挺大还算可以。要是平时过年村里的人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打麻将的,如今只能呆家里或者去田里摘摘菜,看看牛之类的。我们自家人会偶尔在院子里打乒乓球,烧烤。我呢平时就有读书的习惯,大多数独处时间喜欢看书,有时候天气好上自家阳台边晒太阳边看书。

刚好去年双十一买了些许书,趁着假期开始好好享受这精神粮食。《皮囊》是第一本先看的,一个80后的新生作家蔡崇达写的,同样作为80后的我作者的很多想法很经历都很容易引起我的共鸣,他写到他那执着又可爱的外婆时我想到了我的爷爷,我们同样的被祖父母一代教育并疼爱着长大;我们同样有着那不甘被生活所贫苦着而奋力拼搏的母亲,那宁可自己在穷苦里浸泡着也要让孩子站起来的母亲;我们同样为了理想漂泊在北上广奋斗,身处异乡心系家乡的游子。《围城》:让我这个大龄未婚女没有接触婚姻却提前看到了婚姻的样子,读好一部作品最好的方法是将自己置身其中,方渐鸿作为贯穿整个作品的男主人公,不管他是不是有原型人物,但读着会让我紧跟着他的脚步,呼吸,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孙柔嘉相貌和气质才华都不佳的小女人,是我们生活中很多普通女性的代表。“婚姻像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懂得取舍才能过好一生……